是啊颂啊。

糖加盐,酥脆掉渣。

© 是啊颂啊。 | Powered by LOFTER

露米。画像

*我不管。米米这就是出场了。我就要打tag。
…搁笔太久手好生。后续看天意

当天将破晓的时候,伊万完成了他的画作。年轻的画家停下了动作,轻轻屏住呼吸,端详他完美的作品。
画中央细细描绘出的是个少年,他的金发仿佛正被阳光照耀着而富有光泽,漂亮得像是被天使亲吻过的面庞上洋溢着笑容,而最迷人的是他的眼睛,那对蓝色的眼睛好像一汪湖…不、不,那是一片海,而且是蕴着晶亮星子的海。伊万简直不敢相信这是几管颜料创造出的效果。他怀里抱着一对灰兔,手指轻柔地搭在它们的背脊上,表露出十成的喜爱。这使他看起来更可亲了。总而言之,他散发出一股叫人心醉神迷的生气!
这该是副完美的肖像画,只因画中人是完美的。
这个想法却突然像扑...

emmmmmm…
虽然我像条死咸鱼一样半年不吐一个字,但也不要一鼓作气地把我之前的垃圾日个遍呀…
怎么说,有点复杂。

# 脑洞。
想看有点像攻略啊系统啊之类的设定,露米两位都是任务执行者,平时工作就是用各种方法泡妞撩汉(迷)但是没见过对方。(划重点)
不知道因为发令部出了什么差错,导致他俩接到的任务是攻略对方,于是这两位精心选择了假身份信息并小心翼翼地不让别人看出,一边使出浑身解数拼命互撩,一边被撩得脸不红心狂跳,一有点“他真可爱”的念头马上在心里扇自己一百个巴掌教训自己那是任务对象不允许产生感情,然后又发愁这个对象这么怎么难搞又偷偷希望他继续难搞下去,看着对方的好感度一点点上升又甜蜜又难过。
最后当然是知道了对方身份,两人合手把负责发布任务的弗朗西斯塞了满口亚瑟的司康,边塞还默默在心里想在这种地方也这么有默契我们...

是奇怪的网恋奔现设定。
哎,就想看已工作露x学生米。米米为了网恋对象背着表哥跑到另一个城市这样的故事。

伊万低低呼了口气,合上笔记本电脑。他摸索着上了床,闭上眼睛却忽然想起什么。床头柜上摆着两部手机,他借着窗外不明显的亮光认出了自己所有那部,点开聊天软件,他给特别关心里仅有的一位联系人发送了条短信。
“晚安。我爱你。”
下一刻伊万却听到了响亮的提示音,他立即反应过来声音来源是床头柜上的另一部手机,那部套着蓝色手机壳,背面贴着卡纸,阿尔弗雷德的手机。
伊万眨眨眼,轻轻地笑了起来,暗自苦恼自己的坏记性。他不用看也知道,亮着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最新消息,一定是他几秒前发送的那句我爱你。
他侧过身子,小心的碰了碰床...

ooc

“等等,你忘了一件事。”
阿尔弗雷德眨着眼,茫然地看了眼桌面,摊开的笔记本纸页上尽是些曲曲折折的线条,他又在上面勾了一道,边听着伊万在电话那边不紧不缓地强调。
“最重要的一件事。”
他还是没想起来,伊万似乎轻轻地无奈地探了口气,接着用一种很轻快的口气坦然自若地、就像他以往无数次提醒阿尔弗雷德要记得数学作业或者冰淇淋店的折扣只针对情侣们一样,对他说。
“你忘了向我告白啦。”
阿尔弗雷德画出的那条直线打了个很大的弯,他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却只发出了几个干涩的单音节,伊万低低地笑了声。
“看来只能我教你了。说,我、喜、欢、你。”
阿尔弗雷德舔了舔干燥的下唇。
“胡说八道。”
“是我爱你。”

悄悄问问有什么露米英米的太太推荐吗…。

缺粮致死。

是点文。感觉跑题(等等你没题目)严重真是抱歉。@季熙_热爱嗑糖的咸鱼 

阿尔弗雷德是没想过自己会挂科的。

尽管作为一个有思想、有激情的年轻人,他对学习部分科目的实用性带有一定质疑,但也从未想过用懈怠学习的方式和一张涂满红叉的试卷来表达自己的想法。
第一。他自恃是世界的英雄,不能和那些整天嘻嘻哈哈无所事事的普通男生一样。看看他们在球场上见到女孩时的模样!仿佛有几百年没见过异性、连眼球都要跳出眼眶黏到她身上了。阿尔弗雷德对此向来嗤之以鼻,他不缺女孩子的爱慕,自然也无法理解青春期男孩儿对异性的憧憬。
第二。他名义上的监管人,姓柯克兰的那位表哥,是个地道的纯血英国人。这并不是对英国的先生们有什么偏见...

“你喜欢美/国吗。”

“显而易见。”

“你喜欢阿尔弗雷德吗。”

“…显而易见。”

ooc慎。
因为发烧智商一夜骤降到三岁的米。bu

“英雄不明白。”
阿尔弗雷德趴在床上,低声哼唧着。他感觉耳边好像有成千上百只蜜蜂在忙碌地来回飞舞,嗡嗡的响声叫他烦躁而不安。如果英雄能逮着它们,一定要——他这么想着,一定要、一定要什么来着?他的脑袋晕乎乎的难受得很,并没多少心思继续思考下去。
虽然这听起来很有点不可思议,但是伟大的世界英雄确确实实被病魔打倒了,不管他往日里宣称过多少次“英雄不知道什么是生病。”,他现在都只能像只猫一样,乖乖躺在床上等待他的救世主,他的好恋人来拯救他了。
“不明白什么?你为什么会感冒?”他的有着光环和翅膀的天使果然来了,但是天使并没有对倒霉的琼斯先生摆出什么好脸色,事实上,...

露米。和宿敌表白的一百种方法(中)

ooc严重。
感觉自己不在状态。
6.
伊万·布拉金斯基先生,最近心情不大美好。
具体表现是他每天到学校后一坐到自己座位上就摆出一副比臭鸡蛋还糟糕的面色,具体原因是因为他的课桌抽屉里塞满了有着五颜六色漂亮糖纸的软糖硬糖牛奶糖和一小束向日葵,花上贴着张纸条,写着(也许用画着更合适)歪歪扭扭的俄语,大意是这些是送给伊万的小礼物之类的。
如果单是这样倒也没什么,毕竟借着一张好面相,伊万在年级中还是挺受小女生欢迎的,偶尔也会有大胆点的女孩子在节日时候给他送点心,事实上,他最开始也单纯以为这不过是哪位小姑娘的善意,并且也象征性地吃了几颗糖,一边嚼着软糖心想着味道还不错,一边不着痕迹地环顾四周猜测那位...

阿尔弗雷德和伊万,以友人的名义同居了。

当然,这种关系怎么听都像在扯淡。阿尔弗雷德在住进这间屋子的第一天,专门去零售店买了一大沓便签簿。

他撕下一张啪的贴在冰箱上,蓝色的便签纸上一条歪歪扭扭的分界线,左边是阿尔弗雷德,右边是伊万。他拉着伊万大声宣布,——以后每天记一件同居期内对方令自己不高兴的事!看到后必须马上改进!

伊万目测了下那一沓纸的厚度,极为不雅的翻了个白眼。——我可没打算和你合居那么久。

阿尔弗雷德马上转身,用圆珠笔在自己那栏上龙飞凤舞地写下:20XX年X月X日,伊万·布拉金斯基向英雄翻了个白眼。

伊万在他背后悄悄又翻了一个,什么都没说,从阿尔弗雷德手上抽过笔...

露米。和宿敌表白的一百种方法(上)

我有病。
1.
阿尔弗雷德发觉自己有点喜欢伊万。
这个结论无疑是让人震惊的,特别是在做完一轮对象为名义上宿敌的春梦后,阿尔弗雷德的脑子此时乱得像滩浆糊,他面无表情地灌下了两杯冷水,又下楼到街对面的金拱门暴饮暴食了一顿,这才静下心来思考自己是失了智还是瞎了眼。
伊万,嗨,这可真是滑稽。他俩的梁子结下有几年了?他们互相敌视,伊万的拳头曾无数次地挥向阿尔弗雷德的脸,阿尔弗雷德的腿也曾无数次地踹向伊万的肚子,而现在,他居然喜欢上了那家伙?
至少他那场香艳的梦不会是假的,阿尔弗雷德叹了口气,试图花十分钟来消化这个消息。
2.
事实证明美国人的接受能力甚至比他本人预想的还要好上几分,他只用了八分钟使自己波澜起起起起起起...

【露米】隔壁的先生,请问去你床上的路怎么走?

那间屋子闹鬼。
阿尔弗雷德不止一次听到有人这么议论,随着时间的推移,鬼的身份和死因在闲杂人飞驰的想象力中被不断丰富,现在阿尔弗雷德能听到的版本起码有五个以上,而且恐怖程度也呈直线上升。
要说阿尔弗雷德对那只不清楚身份性别、更不知道是不是真实存在的鬼不好奇是假的,他在心里给自己编排的人鬼大战比所有恐怖片都来得精彩。从某方面来说,那只鬼也是阿尔弗雷德坚持住在这儿的原因之一。但他至今没有勇气踏进那间屋子——这么说出来有点丢人,但伟大的英雄先生确实是对这种灵异生物有点忌惮。呃,也许是非常。
所以他在听说那间鬼屋里有了住客时会惊讶得从梯子上(他那会正试图爬到屋顶上干什么来着)滚下来也是可以理解的。
阿尔弗雷德在...

 阿尔弗雷德和伊万闹脾气的频率不算低。

 一般来说,这建立在两个人都心情不好的基础上,他们极可能会因为一点儿小事吵起来,用尖锐而犀利的言语好好问候下对方的精神状态,严重时谁的拳头还可能撞到谁的脸上。阿尔弗雷德在这种时候会像只狮子一样张牙舞爪,蓝眼睛里像有火在烧。 

再接着,阿尔弗雷德会冲出门,只穿着一件薄衬衫,他用力地将门嘭地关上,决定再也不要回到这个有着讨厌的布拉金斯基的地方,至少在这会儿他是这么想的,并且全身心地相信自己会这么做。 

过了几分钟,这个念头逐渐消下去了。他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晚上的风很冷,来往的行人并不多,显得一个人坐在那的阿尔弗雷...

中秋快乐。草率无比。

王耀瞧了眼茶几上堆着的乱七八糟的月饼盒子,给自己倒了杯温水小口啜着,放任思绪慢悠悠地飘。

这是他离开家后过的第几个中秋来着?

他整个人都陷进了软绵绵的沙发里去,并不认真地算着,脑子转得越来越慢,就在他昏昏沉沉快睡着的时候,忽然听到清脆的门铃声。一声接着一声不带停的,跟催命似的。垂死病中惊坐起,王耀叹了口气,将那杯凉掉的水搁在茶几上,慢吞吞地挪着脚步去开门。

“中秋节快乐!!!英雄来陪你看月亮!”

这小子来中国不久,这种事倒摸得挺清楚。王耀一手扶着门,懒洋洋地用种审视的目光把美国人打量了一遍,确认阿尔弗雷德只带来了满脸明媚的笑容和手上的两罐可乐后,总算做出了请进的...

【冷战/露米】游戏

OOC

3.

这可真是个神奇的游戏。

阿尔弗雷德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时这么思索,他已经懒洋洋地靠着松软的枕头数了十七分钟的菱形图案,依旧没搞清楚天花板上一行是有九个还是十个这种图形,伊万和他打赌说一定会是十个。

想到伊万,阿尔弗雷德眨了眨眼,转动眼珠将视线移到柜子上那只白色的毛熊玩偶上去,那是他在娃娃机里头夹的,伊万站在他旁边,为他心血来潮的举动支付了二十来个硬币。

但我们在半个月前还互相叫嚣着要打爆对方的脑袋。

阿尔弗雷德想起王耀说过的一句话,叫世事难料还是什么来着?他不大清楚里头的意思,但觉着用在他和伊万身上挺合适。

伊万,伊万。嘿,那混蛋还没回来。买冰淇淋大概用不着跑到城市东...

【冷战/露米】游戏

OOC,流水账。

2.

“好的,让我瞧瞧,我还得给你个吻是吧

阿尔弗雷德眨眨眼,锁定了手机凑过去绕着伊万转了圈,似乎在考虑怎么下嘴,而他的俄罗斯恋人正在看书,看起来并没有多乐意陪他玩亲吻游戏。

伊万的冷淡多少让阿尔弗雷德感到挫败,但他不是个轻易服输的人,于是阿尔弗雷德丢开伊万的书本,狠狠地往伊万的嘴唇撞过去(他不大清楚自个为何要这么做,也许是出于好胜心什么的,不过英雄所做的事向来是正确无误的不是吗)。他对亲吻的技巧知乎甚少,伊万也不打算因为他在这方面知识的贫乏而原谅阿尔弗雷德粗暴的动作,他嘴唇被男孩的牙齿磕出了点血,蔓延开来的腥味显然不让人愉快,伊万做出的第一反应就是抬手抓着阿尔弗雷德...

【冷战/露米】游戏

OOC 慎。

1.

对于那些不知情的人来说,阿尔弗雷德和伊万在一起是件看似不可思议但又合乎情理的事

他们的关系的确是糟得要命,除了辱骂和殴打,他们似乎找不到更好的相处模式,所有人都觉得他们会这么互相敌视直到毕业,但同时,因恨生爱这种俗套剧情也并不止发生在电视剧里不是吗?

所以群众们只是哇喔一声,然后又忙着自个的事去了。当然,好奇心重的小姑娘还可能会对他们的恋情提出一两个问题。


“但这只是个游戏,我们只是在比谁能坚持得更久。而且英雄一定是赢家。”阿尔弗雷德这么宣布,他刚经历完一场足球比赛,感到疲倦但并不影响他高昂的兴致,他手里握着瓶冰可乐,那是伊万在他下场时递上的。阿尔弗雷...

味音痴无差)电话

·贼短,清水向


亚瑟听到阿尔弗雷德干涩的声音时正靠在冰箱边上,打算将里面不需要的诸如可乐一类的碳酸饮料丢进垃圾桶。他盯着那个备注名犹豫了挺久,思索着是什么原因让那位三天前刚和自己大吵过一架的世界英雄给自己打电话。

想起那次争吵亚瑟皱了皱眉,但还是选择了接通。

不止是他的错,亚瑟自己也有一部分——比起阿尔弗雷德当然是小得多——责任。

电话那头沉默了很久,久到亚瑟几乎要以为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甚至开始想象他是被那些汉堡噎死了还是看恐怖片吓到精神失常不能自己时,阿尔弗雷德才相当别扭地开口。

“喂……亚瑟,来我家吧。”

大概主动给自己打电话是他看来相当丢脸的一件事。亚...

脑洞??味音痴无差

“任何人都可以看到妖精,只是相信和不相信之分罢了。”

亚瑟一本正经地说着,绿色的眼睛里是和他形象不符的热切。

“所以,你相信吗。”

“琼斯。你相信吗,妖精的存在。”


阿尔弗雷德·F·琼斯,此时遇到了他入学以来最大的危机没有之一。

他被那位一向冷淡自持的学长堵在墙角,就因为他从图书馆借了一本关于精灵什的书,放在桌上时恰好被亚瑟看到了——天知道他要怎么跟学长解释说这书是替本田菊借的,就因为他室友的新本子题材是魔法少年???

暂时没有想好措辞,阿尔弗雷德索性就闭了嘴,企图用真挚诚恳的目光让亚瑟明白,比起什么妖精他还是更希望能成为钢铁侠之类的超级英雄。

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