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and

是个傻子。

© Eland | Powered by LOFTER

【露米】隔壁的先生,请问去你床上的路怎么走?

那间屋子闹鬼。
阿尔弗雷德不止一次听到有人这么议论,随着时间的推移,鬼的身份和死因在闲杂人飞驰的想象力中被不断丰富,现在阿尔弗雷德能听到的版本起码有五个以上,而且恐怖程度也呈直线上升。
要说阿尔弗雷德对那只不清楚身份性别、更不知道是不是真实存在的鬼不好奇是假的,他在心里给自己编排的人鬼大战比所有恐怖片都来得精彩。从某方面来说,那只鬼也是阿尔弗雷德坚持住在这儿的原因之一。但他至今没有勇气踏进那间屋子——这么说出来有点丢人,但伟大的英雄先生确实是对这种灵异生物有点忌惮。呃,也许是非常。
所以他在听说那间鬼屋里有了住客时会惊讶得从梯子上(他那会正试图爬到屋顶上干什么来着)滚下来也是可以理解的。
阿尔弗雷德在...

 阿尔弗雷德和伊万闹脾气的频率不算低。

 一般来说,这建立在两个人都心情不好的基础上,他们极可能会因为一点儿小事吵起来,用尖锐而犀利的言语好好问候下对方的精神状态,严重时谁的拳头还可能撞到谁的脸上。阿尔弗雷德在这种时候会像只狮子一样张牙舞爪,蓝眼睛里像有火在烧。 

再接着,阿尔弗雷德会冲出门,只穿着一件薄衬衫,他用力地将门嘭地关上,决定再也不要回到这个有着讨厌的布拉金斯基的地方,至少在这会儿他是这么想的,并且全身心地相信自己会这么做。 


过了几分钟,这个念头逐渐消下去了。他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晚上的风很冷,来往的行人并不多,显得一个人坐在那的阿尔...

中秋快乐。草率无比。


王耀瞧了眼茶几上堆着的乱七八糟的月饼盒子,给自己倒了杯温水小口啜着,放任思绪慢悠悠地飘。

这是他离开家后过的第几个中秋来着?

他整个人都陷进了软绵绵的沙发里去,并不认真地算着,脑子转得越来越慢,就在他昏昏沉沉快睡着的时候,忽然听到清脆的门铃声。一声接着一声不带停的,跟催命似的。垂死病中惊坐起,王耀叹了口气,将那杯凉掉的水搁在茶几上,慢吞吞地挪着脚步去开门。

“中秋节快乐!!!英雄来陪你看月亮!”

这小子来中国不久,这种事倒摸得挺清楚。王耀一手扶着门,懒洋洋地用种审视的目光把美国人打量了一遍,确认阿尔弗雷德只带来了满脸明媚的笑容和手上的两罐可乐后,总算做出...

【冷战/露米】游戏

OOC

3.

这可真是个神奇的游戏。

阿尔弗雷德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时这么思索,他已经懒洋洋地靠着松软的枕头数了十七分钟的菱形图案,依旧没搞清楚天花板上一行是有九个还是十个这种图形,伊万和他打赌说一定会是十个。

想到伊万,阿尔弗雷德眨了眨眼,转动眼珠将视线移到柜子上那只白色的毛熊玩偶上去,那是他在娃娃机里头夹的,伊万站在他旁边,为他心血来潮的举动支付了二十来个硬币。

但我们在半个月前还互相叫嚣着要打爆对方的脑袋。

阿尔弗雷德想起王耀说过的一句话,叫世事难料还是什么来着?他不大清楚里头的意思,但觉着用在他和伊万身上挺合适。

伊万,伊万。嘿,那混蛋还没回来。买冰淇淋大概用不着跑到城市东...

【冷战/露米】游戏

OOC,流水账。

2.

“好的,让我瞧瞧,我还得给你个吻是吧

阿尔弗雷德眨眨眼,锁定了手机凑过去绕着伊万转了圈,似乎在考虑怎么下嘴,而他的俄罗斯恋人正在看书,看起来并没有多乐意陪他玩亲吻游戏。

伊万的冷淡多少让阿尔弗雷德感到挫败,但他不是个轻易服输的人,于是阿尔弗雷德丢开伊万的书本,狠狠地往伊万的嘴唇撞过去(他不大清楚自个为何要这么做,也许是出于好胜心什么的,不过英雄所做的事向来是正确无误的不是吗)。他对亲吻的技巧知乎甚少,伊万也不打算因为他在这方面知识的贫乏而原谅阿尔弗雷德粗暴的动作,他嘴唇被男孩的牙齿磕出了点血,蔓延开来的腥味显然不让人愉快,伊万做出的第一反应就是抬手抓着阿尔弗雷德...

【冷战/露米】游戏

OOC 慎。

1.

对于那些不知情的人来说,阿尔弗雷德和伊万在一起是件看似不可思议但又合乎情理的事

他们的关系的确是糟得要命,除了辱骂和殴打,他们似乎找不到更好的相处模式,所有人都觉得他们会这么互相敌视直到毕业,但同时,因恨生爱这种俗套剧情也并不止发生在电视剧里不是吗?

所以群众们只是哇喔一声,然后又忙着自个的事去了。当然,好奇心重的小姑娘还可能会对他们的恋情提出一两个问题。


“但这只是个游戏,我们只是在比谁能坚持得更久。而且英雄一定是赢家。”阿尔弗雷德这么宣布,他刚经历完一场足球比赛,感到疲倦但并不影响他高昂的兴致,他手里握着瓶冰可乐,那是伊万在他下场时递上的。阿尔弗雷...

味音痴无差)电话

·贼短,清水向,看着可能偏向英米?(孩子气的攻也很带感啊bu


亚瑟听到阿尔弗雷德干涩的声音时正靠在冰箱边上,打算将里面不需要的诸如可乐一类的碳酸饮料丢进垃圾桶。他盯着那个备注名犹豫了挺久,思索着是什么原因让那位三天前刚和自己大吵过一架的世界英雄给自己打电话。

想起那次争吵亚瑟皱了皱眉,但还是选择了接通。

不止是他的错,亚瑟自己也有一部分——比起阿尔弗雷德当然是小得多——责任。

电话那头沉默了很久,久到亚瑟几乎要以为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甚至开始想象他是被那些汉堡噎死了还是看恐怖片吓到精神失常不能自己时,阿尔弗雷德才相当别扭地开口。

“喂……亚瑟,来我家吧。”

大...

脑洞??味音痴无差

“任何人都可以看到妖精,只是相信和不相信之分罢了。”

亚瑟一本正经地说着,绿色的眼睛里是和他形象不符的热切。

“所以,你相信吗。”

“琼斯。你相信吗,妖精的存在。”


阿尔弗雷德·F·琼斯,此时遇到了他入学以来最大的危机没有之一。

他被那位一向冷淡自持的学长堵在墙角,就因为他从图书馆借了一本关于精灵什的书,放在桌上时恰好被亚瑟看到了——天知道他要怎么跟学长解释说这书是替本田菊借的,就因为他室友的新本子题材是魔法少年???

暂时没有想好措辞,阿尔弗雷德索性就闭了嘴,企图用真挚诚恳的目光让亚瑟明白,比起什么妖精他还是更希望能成为钢铁侠之类的超级英雄。

亚...

脑洞片段,亮瑜

大概是能化形的龙亮X国王瑜

类似养成

就是想看狡黠的少年亮和成熟稳重的瑜(虽然没写出来x)


天气很好。

日昀从细密的枝叶间抖下被切割成斑驳光影,枝梢上有蝉鸣清脆啼出夏日的躁动。周瑜微舒了口气,微微挪动位置好将身体重心全然依附于椅背,他没有束发,那一头黑发随着他的动作随意地散在肩头。

难得的下午茶时光。

周瑜垂着头看杯中红茶升腾起氤氲白气,眼睫低低地轻微地颤动,将阖未阖。

“别闹。”

心知被发现,诸葛亮轻巧地绕了个弯到他面前,屈了身子半蹲在他身旁。

“陛下,陛下。”诸葛亮拉长了声音带着几分刻意做出的甜腻腻的亲昵,他半强迫性地将瓷杯从周瑜手中接过,或者说夺过,然后一手...

诸葛亮最近莫名其妙地童心大发。

具体表现在他不拖地也不刷碗了,周瑜每次质问他,躺在沙发上裹着被子的大型团子就认真地回答说:“我要回归童年,做个七岁的亮亮。”

周瑜冷笑一声:“那七岁的瑜瑜要去找七岁的策策了。”

诸葛亮的童心还表现在他迷上了海绵宝宝,特别喜欢的是那个海螺。

如果周瑜有事问他,叫诸葛亮是不应的,叫孔明不应的。

他一定要周瑜掐着嗓子自言自语:

“怎么办呢?”

“我们为什么不问问神奇海螺呢?”

这时候诸葛亮就会端端正正地坐在一边,笑得像个七岁的孩sha子bi。


周瑜: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