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颂啊。

糖加盐,酥脆掉渣。

© 是啊颂啊。 | Powered by LOFTER

味音痴无差)电话

·贼短,清水向



亚瑟听到阿尔弗雷德干涩的声音时正靠在冰箱边上,打算将里面不需要的诸如可乐一类的碳酸饮料丢进垃圾桶。他盯着那个备注名犹豫了挺久,思索着是什么原因让那位三天前刚和自己大吵过一架的世界英雄给自己打电话。

想起那次争吵亚瑟皱了皱眉,但还是选择了接通。

不止是他的错,亚瑟自己也有一部分——比起阿尔弗雷德当然是小得多——责任。

电话那头沉默了很久,久到亚瑟几乎要以为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甚至开始想象他是被那些汉堡噎死了还是看恐怖片吓到精神失常不能自己时,阿尔弗雷德才相当别扭地开口。

“喂……亚瑟,来我家吧。”

大概主动给自己打电话是他看来相当丢脸的一件事。亚瑟想着。他小时候可不是这样的。

“我记得两天前还有人对我说什么‘Hero不需要一个古板的老家伙’?”亚瑟嗤笑一声,惟妙惟肖地模仿着阿尔弗雷德的语气,左手拉开了冰箱门,他审视的目光扫过整层的可乐,吃剩一半的汉堡,还有一整盒没动过的泡芙点心。

亚瑟把那个汉堡远远地丢进了垃圾桶,犹豫了一会还是没去动其他东西。

“Hero……Hero刚刚和马修看了场电影……但是他现在出门了!”

亚瑟轻描淡写地哦了声,从厨房里走出去。马修正坐在沙发上,咬着枫糖蛋糕听弗朗西斯吹嘘他那些年的辉煌事迹。

至少在说谎这一点上,阿尔弗雷德还是像小时候一样。马修整个下午包括晚上都待在这儿,还和弗朗西斯一起拒绝了亚瑟精心烘焙的司康饼。

他从衣架上取下外衣,听见阿尔弗雷德在电话里有些气急败坏地嚷嚷,“你到底来不来!”。亚瑟转身,正好对上弗朗西斯戏谑的眼神。

差点忘了,他开的免提。

“有求于人就别用这种口气说话。”他相当冷淡地开了口,同时拧开把手出了门。



街上空荡荡的,看不到什么行人,亚瑟能听到自己鞋跟踏在路上发出的闷实声响。他摇摇头,心想自己大概是被阿尔弗雷德那个蠢货传染了,才会在大半夜因为一个臭小鬼——固执、骄傲、听不进别人意见的讨厌的臭小鬼——的电话而跑出来。

他还没挂电话,阿尔弗雷德也没停下他的喋喋不休,他听着男孩的声量逐渐变低,然后带上了几分央求的意味,到最后他大概是失去了希望,半是赌气地威胁,“如果你不来也没关系,我可以去找王耀,实在不行就去找蠢熊打一架!”

“你不会的。”亚瑟笃定地说,拐过一个转弯,视线中出现了阿尔弗雷德的住所。他稍微加快了脚步。

“下楼,小鬼。”他挂断了电话并按响了门铃。



“嘿——”

于是那个小鬼就欢呼雀跃地跑下楼来了。


-END-

评论(1)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