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颂啊。

糖加盐,酥脆掉渣。

© 是啊颂啊。 | Powered by LOFTER

【冷战/露米】游戏

OOC

3.

这可真是个神奇的游戏。

阿尔弗雷德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时这么思索,他已经懒洋洋地靠着松软的枕头数了十七分钟的菱形图案,依旧没搞清楚天花板上一行是有九个还是十个这种图形,伊万和他打赌说一定会是十个。

想到伊万,阿尔弗雷德眨了眨眼,转动眼珠将视线移到柜子上那只白色的毛熊玩偶上去,那是他在娃娃机里头夹的,伊万站在他旁边,为他心血来潮的举动支付了二十来个硬币。

但我们在半个月前还互相叫嚣着要打爆对方的脑袋。

阿尔弗雷德想起王耀说过的一句话,叫世事难料还是什么来着?他不大清楚里头的意思,但觉着用在他和伊万身上挺合适。

伊万,伊万。嘿,那混蛋还没回来。买冰淇淋大概用不着跑到城市东边去吧?阿尔弗雷德翻身起床,想起自己忘记告诉伊万要他选巧克力味的三球冰淇淋,然后在路过那家快餐店时再买点薯条什么的。

但是伊万已经回来了,他听到金属钥匙碰撞发出的清脆响声,听到它插进锁孔转动开门的声音——阿尔弗雷德发现自己的听力好得有点不可思议。

他赤着脚跑过去迎接他的冰淇淋,同时在短短几秒内想好了怎么指责伊万一顿,中心围绕他没有给自己买薯条并无限延伸开来,好让伊万感到愧疚并承包今天的洗碗工作。

可惜英雄的伟大计划还没实行就失败了,伊万手里除了巧克力三球冰淇淋,还有印着红色M字的塑料袋。他扬了扬眉,“我想你这么急匆匆地跑来不是为了给我一个拥抱。”

“我可以给你。”阿尔弗雷德嘟囔着,率先接过并打开那个袋子确认里头装着的确实是他想要的东西,便喜笑颜开地凑过去张开双臂紧紧地拥抱住伊万。“太棒了!你为什么会想到给我带这个?”

“我比你想的要了解你得多。给我倒杯水。”伊万啜了口温水,将自己脖颈上那条长围巾解下,然后看着阿尔弗雷德马上伸手抓住并拽走了它。“可我不了解你。”他说着,高高兴兴地将围巾系上,并像个小孩一样不停的去摆弄它的尾端,“你为什么一直带着这个,伊万?”

“万尼亚。”伊万倾身去帮他整理乱七八糟的围巾,他靠得过近了,阿尔弗雷德甚至能嗅到伊万身上的浅淡的沐浴露香气,他僵在原地,任伊万微凉的手指触碰到他的皮肤。我应该讨厌这种接触。阿尔弗雷德告诉自己,但他依然没有动,直到伊万在他侧颊印上一个吻。

“万尼亚。”他跟着唤。

TBC

评论(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