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颂啊。

糖加盐,酥脆掉渣。

© 是啊颂啊。 | Powered by LOFTER

 阿尔弗雷德和伊万闹脾气的频率不算低。

 一般来说,这建立在两个人都心情不好的基础上,他们极可能会因为一点儿小事吵起来,用尖锐而犀利的言语好好问候下对方的精神状态,严重时谁的拳头还可能撞到谁的脸上。阿尔弗雷德在这种时候会像只狮子一样张牙舞爪,蓝眼睛里像有火在烧。 

再接着,阿尔弗雷德会冲出门,只穿着一件薄衬衫,他用力地将门嘭地关上,决定再也不要回到这个有着讨厌的布拉金斯基的地方,至少在这会儿他是这么想的,并且全身心地相信自己会这么做。 

过了几分钟,这个念头逐渐消下去了。他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晚上的风很冷,来往的行人并不多,显得一个人坐在那的阿尔弗雷德很是孤独。他抬起脑袋盯着天空发呆,月亮还躲在云层后,而且也没有星星。阿尔弗雷德开始感到有点难过,接着这种糟糕情绪很快蔓延开来。他的游戏机和电影光盘还堆在那间破屋子的某个角落,而且他也没钱去酒店。阿尔弗雷德想着,他的钱包也落在那儿了。 

看起来今晚得露宿街头,嗳,露宿街头。没什么坏处,好得很。阿尔弗雷德安慰着自己,他的鼻尖被冻得通红,他拍了拍自己的脸试图扯出一个僵硬的笑,看见手表上的时针显示他已经离家出走了一个半小时。伊万还没来找他。 

阿尔弗雷德搓搓手,他的衬衫和裤子上居然没有一个兜可以让他把冷得要命的双手塞进去。真他妈倒霉透顶。他低声骂了句。
伊万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么副画面,他的金毛的小狮子独自坐在公园的长椅,在风里冻得瑟瑟发抖,傻气十足。
他看了看手里冒着热气的巧克力奶茶,慢悠悠踱过去拍了拍阿尔弗雷德的肩。“奶茶店有点远,原谅我。”
“我不会回去的,傻子布拉金。我现在和你一点关系也没有了。”
阿尔弗雷德没有回头,以一种不适合他的严肃口气这么宣告。但是他很快闻到了飘荡在空气中的巧克力香味。
“好吧,那么这位和我没有任何关系的先生,你愿意做我的男朋友吗。接着你可以喝到一杯奶茶和拥有满屋子的游戏光碟。”
“我原来的光碟并没有堆满屋子,你在骗人。”阿尔弗雷德眨了眨眼,接过那杯奶茶吸溜了一大口。“但这个很好喝,英雄就跟你走好了。”
伊万只是笑,手指灵巧地解下自己的围巾,一圈圈系到阿尔弗雷德脖子上,留下长长的一截捏在手中。他凑过去贴着阿尔弗雷德冰凉的脸,并落下一个安抚性的吻。
这下子狮子的态度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软化下来了,他啜着奶茶,任伊万牵着那段围巾走在他前面。
“阿尔弗雷德。”
“嗯?”
“我感觉我在牵一只狗。”
“去你妈的。”阿尔弗雷德骂了句,上前几步牵了伊万的手。

评论(11)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