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颂啊。

糖加盐,酥脆掉渣。

© 是啊颂啊。 | Powered by LOFTER

【露米】隔壁的先生,请问去你床上的路怎么走?

那间屋子闹鬼。
阿尔弗雷德不止一次听到有人这么议论,随着时间的推移,鬼的身份和死因在闲杂人飞驰的想象力中被不断丰富,现在阿尔弗雷德能听到的版本起码有五个以上,而且恐怖程度也呈直线上升。
要说阿尔弗雷德对那只不清楚身份性别、更不知道是不是真实存在的鬼不好奇是假的,他在心里给自己编排的人鬼大战比所有恐怖片都来得精彩。从某方面来说,那只鬼也是阿尔弗雷德坚持住在这儿的原因之一。但他至今没有勇气踏进那间屋子——这么说出来有点丢人,但伟大的英雄先生确实是对这种灵异生物有点忌惮。呃,也许是非常。
所以他在听说那间鬼屋里有了住客时会惊讶得从梯子上(他那会正试图爬到屋顶上干什么来着)滚下来也是可以理解的。
阿尔弗雷德在柔软的草地上滚了圈,他摸了摸自己的尚且健全的四肢,怪高兴地发现自己除了屁股像裂开了一样痛以外并无大碍,于是便欢欢喜喜地把这视为一个好兆头,决定趁着气势犹在去看看那位神秘的勇者邻居。

他敲了敲那扇屋子的门,立刻听到四周传来一片吸气声,阿尔弗雷德这才发现在草丛树后或者随便哪儿都藏着看热闹的群众,他们巧妙地隐藏起自己的身形并压低音量交流,看起来在这潜伏不久了。阿尔弗雷德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觉得对比起来自己还是道行太浅。
吱——也许是年久失修,那扇门开启时发出了轻微的声响,但也足够牵动围观群众紧绷的心弦了,只见门后伸出了一只手……
接着阿尔弗雷德就被拽了进去。
光线忽的变暗,阿尔弗雷德飞快地眨了眨眼睛,他引以为傲的反应力终于发挥了作用。他很快发现那位为万千群众所好奇的神秘人物正站在自己面前。
抱着一股自己马上就要接触到未知领域的莫名期待,阿尔弗雷德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抬起脑袋。
面前的这家伙比他高出不少,这让阿尔弗雷德有点不爽,但他的注意点很快从身高转移到他的眼睛上。
深紫色的,像噙着光一样漂亮的眼睛。
阿尔弗雷德在一瞬间听到自己的心脏急速的跳动起来,他感到慌张失措的同时想到那五个故事中,勾人魂魄的是什么鬼来着?
他乱麻般的思绪还没为自己找到答案,就被一把摁到了门板上,他听到刻意压低的带点威胁意味、却与想象大不相符的软糯嗓音。
“你对我很有兴趣?”
tbc(end也说不定)

梗来自 你的铃堡的邻居与房客三十题,搬进闹鬼空屋的外乡人和好奇的邻居。
瞎取题目.大概是坑(…

评论(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