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颂啊。

糖加盐,酥脆掉渣。

© 是啊颂啊。 | Powered by LOFTER

露米。和宿敌表白的一百种方法(上)

我有病。
1.
阿尔弗雷德发觉自己有点喜欢伊万。
这个结论无疑是让人震惊的,特别是在做完一轮对象为名义上宿敌的春梦后,阿尔弗雷德的脑子此时乱得像滩浆糊,他面无表情地灌下了两杯冷水,又下楼到街对面的金拱门暴饮暴食了一顿,这才静下心来思考自己是失了智还是瞎了眼。
伊万,嗨,这可真是滑稽。他俩的梁子结下有几年了?他们互相敌视,伊万的拳头曾无数次地挥向阿尔弗雷德的脸,阿尔弗雷德的腿也曾无数次地踹向伊万的肚子,而现在,他居然喜欢上了那家伙?
至少他那场香艳的梦不会是假的,阿尔弗雷德叹了口气,试图花十分钟来消化这个消息。
2.
事实证明美国人的接受能力甚至比他本人预想的还要好上几分,他只用了八分钟使自己波澜起起起起起起伏的心平静了下来,剩余的时间则用来在心里痛斥快餐店的新名字有多么奇特。
嘿,有什么呢,如果他真的那么幸运被英雄喜欢上了,我就去跟他表白,就是这么简单。阿尔弗雷德快活地想着,他甚至已经想象到了伊万惊喜的面容。
3.
好的,狗屁布拉金斯基。
阿尔弗雷德在花店精心挑选的玫瑰被粗鲁的、不解风情的、没脑子的俄罗斯人狠狠地摔到了他自个的脸上,那瞬间阿尔弗雷德只来得及庆幸那玩意的刺都被剪了,紧接着的就是难以抑制的愤怒和委屈,他当年因为什么破事被伊万从街头揍到街尾时都没这么委屈。
事实上也是阿尔弗雷德告白的时机不大对头,那会伊万正被某个漂亮女孩,就是那种直男都会喜欢的无可挑剔的完美女孩拉到角落里,一场美丽的爱情正在萌芽,气氛正好,女孩脸上的红晕正好,她就要拿出她的情书了……
这时却从不知哪个旮旯处蹦出了个阿尔弗雷德,举着束傻兮兮的大红玫瑰就冲了过来,伊万第一反应就是这混小子他妈的想来抢女人,结果下一秒就被塞了满怀的花。
“喂布拉金斯基,英雄喜欢你。”阿尔弗雷德脸上一副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就差没让他叩头谢恩的欠揍模样,伊万愣了会还没想清楚这傻子在闹什么,回头就看到女孩捂着脸忍着泪水喊了句祝你们幸福然后伤心地跑开了。
伊万也伤心,伤心得他转手就把那束傻得冒泡的花摔到了同样傻得冒泡的阿尔弗雷德脸上。
“你他妈发什么疯。”
“英雄没发疯!英雄喜欢你!”
阿尔弗雷德把音量又调高了十分贝自以为十分坚定地喊了出来,可惜对面的伊万和他似乎完全没接收到他流露的真情,他这番深情款款(自以为)的告白只得到了一个“我就知道你早晚会傻的爱哪哪去别烦我”的眼神和伊万潇洒的背影。
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简直像王耀给他看的八点档言情剧里告白被拒的苦逼男二,伊万也是冷漠无情无理取闹的男主角(剧情似乎不是这样?但这不重要,不重要)特别是男主离开后还可能直接去找哪个小白花女主卿卿我我搂搂抱抱——想到这阿尔弗雷德并不存在的心脏病简直要复发了。
4.
在心里自导自演了世纪大剧后阿尔弗雷德简直不能再心疼自己,他迫切的需要一个温暖的怀抱来抚慰受伤的心灵。
亚瑟无疑是不行了,上回他无意撞破了表哥和弗朗西斯的奸情后,亚瑟已经不下十次地向他表达过想把他摁在地上摩擦摩擦的心情。
5.
“所以你就来找我了?”
王耀嘴里叼着根棒棒糖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一副黑社会大佬的派头,不禁让阿尔弗雷德心生几分敬意。
“你和伊万不是穿一条裤衩长大的兄弟吗,应该比较了解他吧。”阿尔弗雷德说完这句顿时获得了王耀“夭寿啦隔壁柯克兰家的傻小子终于开窍了”的赞赏目光。王耀嚼烂了最后一颗山楂,装模作样地咳嗽了两声,阿尔弗雷德连忙送上压箱底的太极牌汽水。
“穿一条裤衩不至于,不过我俩确实是看过对方的屁股蛋…总之,你现在不能操之过急,毕竟你俩关系一直那么僵。”其实根本没谈过几次恋爱的王耀俨然把自己当成了情感专家,严肃认真得根本不像在误人子弟。“要细水长流!慢慢感化他!”
阿尔弗雷德同样严肃认真地往手册上记上这点。
tbc

评论(14)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