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颂啊。

糖加盐,酥脆掉渣。

© 是啊颂啊。 | Powered by LOFTER

ooc慎。
因为发烧智商一夜骤降到三岁的米。bu

“英雄不明白。”
阿尔弗雷德趴在床上,低声哼唧着。他感觉耳边好像有成千上百只蜜蜂在忙碌地来回飞舞,嗡嗡的响声叫他烦躁而不安。如果英雄能逮着它们,一定要——他这么想着,一定要、一定要什么来着?他的脑袋晕乎乎的难受得很,并没多少心思继续思考下去。
虽然这听起来很有点不可思议,但是伟大的世界英雄确确实实被病魔打倒了,不管他往日里宣称过多少次“英雄不知道什么是生病。”,他现在都只能像只猫一样,乖乖躺在床上等待他的救世主,他的好恋人来拯救他了。
“不明白什么?你为什么会感冒?”他的有着光环和翅膀的天使果然来了,但是天使并没有对倒霉的琼斯先生摆出什么好脸色,事实上,伊万的脸色臭得不行,他抬起阿尔弗雷德的左手让他夹好体温计,然后坐在床边的椅子上观察他的脸色。他的口气比一块冰好不了多少:“如果你还有点脑子,就不该忽略掉我留在桌上的纸条而在这种天气只穿着一件衣服出去。瞧,你现在知道什么叫做发烧了吧,英雄先生?”
但阿尔弗雷德不想听他的训斥,生病的英雄应该得到更好的关心和照顾,而不是俄罗斯人的冷脸,他知道怎么做才能让他得到自己想要的:阿尔弗雷德抓住伊万的手,用自己烧得滚烫的脸颊贴近它,他抬起头,用那双好看的水蓝色眼珠去感化他的恋人——“伊万、万尼亚-英雄难受—”他可怜兮兮地叫唤着。
俄罗斯人的冷淡态度只坚持维持了半分钟就土崩瓦解了,他叹了口气,弯腰搂紧了阿尔弗雷德,蓝眼睛的小坏蛋看到自己得逞了,便把脑袋埋进他胸前,坚持着露出了一个胜利的笑容。
他还没来得及更久地庆祝自己的胜利,伊万就让他抬起手,抽出了那根体温计,他模糊之间好像听到伊万念了个数字,接着他就被松开了,阿尔弗雷德把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伊万走出房间,不一会又捧着水和退烧药回来。他瞧见了那瓶药,就马上软弱起来了。他慌忙用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试图躲避这既定的命运。
这当然是没用的。伊万轻而易举地把他扒拉了出来,扶着他的背让他坐起来,往手心倒了两片药递到他嘴边,“张嘴,阿尔弗。”
“我不吃,它很苦的。”阿尔弗雷德咽了口唾沫,推开伊万的手用他惯常的赌气口吻说,他试图故技重施一回,再次抬头真诚而深情地和伊万对视。
但是上帝赐予他这么双漂亮眼睛不是让他来为所欲为的,第二次使用时这招数几乎已经失去了效用,伊万不为所动,口气依旧很强硬。“乖一点阿尔弗,和着水喝下去,不会苦的。”
讨厌的发烧药、讨厌的布拉金。他小小地嘟囔抱怨了两句,然后迅速咽下那两颗药以防苦味在口腔里漫开,他理所当然地被噎着了,伊万拍了拍他的背,喂他啜下一两口温水。
“好好睡一觉,醒来就会好的。”
伊万这么说着,给他掖好被子,冰凉的嘴唇贴在他的额头上。




“英雄就知道自己不会因为这点小病而倒下的!”
当第二天的阳光再照进这间屋子时,阿尔弗雷德已经有精力为自己的身体素质感到骄傲了,不过另一位先生并不像他这么愉快——
“麻烦你小点声阿尔弗…我觉得我有点头晕。”

评论(4)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