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颂啊。

糖加盐,酥脆掉渣。

© 是啊颂啊。 | Powered by LOFTER

是点文。感觉跑题(等等你没题目)严重真是抱歉。@季熙_热爱嗑糖的咸鱼 

阿尔弗雷德是没想过自己会挂科的。

尽管作为一个有思想、有激情的年轻人,他对学习部分科目的实用性带有一定质疑,但也从未想过用懈怠学习的方式和一张涂满红叉的试卷来表达自己的想法。
第一。他自恃是世界的英雄,不能和那些整天嘻嘻哈哈无所事事的普通男生一样。看看他们在球场上见到女孩时的模样!仿佛有几百年没见过异性、连眼球都要跳出眼眶黏到她身上了。阿尔弗雷德对此向来嗤之以鼻,他不缺女孩子的爱慕,自然也无法理解青春期男孩儿对异性的憧憬。
第二。他名义上的监管人,姓柯克兰的那位表哥,是个地道的纯血英国人。这并不是对英国的先生们有什么偏见,但是对阿尔弗雷德来说,恰巧的,他认识的那几位英国人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严谨、认真、近乎刻薄,其中又以亚瑟为最甚。他几乎都已经习惯亚瑟混杂着关心的刻薄话语了,但那总归是不大让人愉快的。任何一个有志向的小伙子都不会希望被自己的表哥戳着脑门一顿臭骂。
第三,也是最最重要的原因,他不能让伊万瞧不起他。
伊万·布拉金斯基。阿尔弗雷德单方面认定的死敌。一个有着俊俏面孔(阿尔弗雷德不得不承认这点)、一年四季不分时令系着一条旧围巾、性格有点孤僻的俄罗斯人。以上是外界对他的评价,总体来说相当客观,如果让阿尔弗雷德来描述他,绝对会依照个人情绪贴上“讨人厌”“脾气糟糕”“没有礼貌”等等等一系列标签。事实上,世界的英雄在挖苦和毁坏宿敌形象方面和幼稚园小孩没有什么大区别。
他和伊万的梁子是什么时候、在哪里、怎么结下的,这已经是个不可考的谜题了,阿尔弗雷德也对此含糊其辞,只是固执地坚称是伊万挑的事。但是据某王姓知情人称,那都是一个易拉罐惹的祸。
总之,阿尔弗雷德很、非常、十分讨厌伊万。他和伊万的恶劣关系导致了他们不间断的争吵和斗殴,可惜在第四十六次阿尔弗雷德踹向伊万的肚子时,黑着脸的教导主任闯进了教室。
两位小伙子遭受了怎样的严刑很难想象,但他们一起灰头土脸走出办公室后,那种糟糕的打架事件就没再发生过——取而代之的是竞争。
像是女孩子塞在抽屉的情书数量,食堂的最后一份蜜汁鸡会到谁碗里,放学响后谁会最早冲出教室,这种无聊或者不无聊的事情都可以当成竞争目标,当然,最最重要也最最激烈的,还是那张成绩榜上第一名的位置。

第一名。噢。第一名——
阿尔弗雷德低下脑袋仔仔细细看了看成绩单上的分数,顿时泄下气来。他他妈到底怎么搞的???看起来这次的赢家毫无悬念会是布拉金斯基同学了,而可怜的琼斯只能捏着他的成绩单,接受科任老师的责骂然后孤独地一个人在走廊上罚站,最后还得被布拉金斯基一顿嘲笑。

孤独的、一个人的罚站。
阿尔弗雷德睁大眼睛仔仔细细地上下打量了把旁边沉着脸的人,然后使劲儿下撇嘴角,他可真怕自己会控制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谁来告诉他为什么布拉金斯基也在这儿?
伊万只是冷淡地瞥了眼他,并没对阿尔弗雷德低头忍笑抖动肩膀的举动说点什么,他侧过脑袋把视线投进教室里正在上课的同学,并在托里斯恰好转过头的瞬间扯开一个和善的笑容。立陶宛人马上把脑袋扭了回去。
“嘿布拉金!”
阿尔弗雷德小声喊他的姓氏,手掌不大安分地拽了把他的围巾,伊万把视线放回他身上,看到他湛蓝眼珠里抑制不住的笑意,阿尔弗雷德压低声音问他。“你怎么啦?又恐吓同学?”
伊万没心思去跟他解释自己与托里斯还有其他人是绝对友好的朋友关系,他没有哀叹,但周围散发着种三流言情小说里男配忧郁的气息——“我挂科了。”
阿尔弗雷德向天发誓那一刻他已经尽力地压住了自己高涨的情绪,但他还是忍不住哈哈哈地笑出了声,然后在伊万漠然的眼神被教导主任拧住了耳朵。


“英雄说真的,如果你肯稍微动一下你的嘴或者是抬抬手暗示我她正在我身后,我们就不至于沦落到这么地步——!!”阿尔弗雷德挥舞着手臂大声抱怨着,外头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他的肚子也开始不安分的咕噜咕噜的叫,“五十遍、英雄怕是今晚回不了家了。亚瑟不会放过这个可以训斥我的机会的!”
“如果你肯闭上你的嘴少讲一点废话,而是把更多时间放在抄写试卷上的话,我们也许还能在三四个钟头后赶回家。”伊万只是从书包里摸出了块巧克力远远抛给他,然后在阿尔弗雷德不可思议的眼神里解释句那是娜塔莎塞进去的,就回过头继续在纸页上写下潦草的字迹。
阿尔弗雷德盯着他的后脑勺看了挺久。
最后他们理所当然的没能完成这项艰巨任务,但主任还是放了他们一马。在接受了一通批评教育后,两位可怜人终于能背着书包回家了。
阿尔弗雷德慢吞吞地收拾着东西,他基本已经能预想到亚瑟怒气冲冲的脸了,想到这儿他叹了口气,手指却摸到了一颗糖。
呃、他什么时候放进去的?
阿尔弗雷德拧着眉头思考了一会,估摸着那估计还能食用。他攥紧那颗硬糖有点儿别扭地挪到伊万跟前,气势汹汹地把糖往桌上啪地一拍,也没来得及想它会不会碎掉。“喂。给你的!”
然后英雄就背着书包一溜烟地跑了,姿势仓促还有点狼狈。

评论(5)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