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颂啊。

糖加盐,酥脆掉渣。

© 是啊颂啊。 | Powered by LOFTER

露米。画像

*我不管。米米这就是出场了。我就要打tag。
…搁笔太久手好生。后续看天意

当天将破晓的时候,伊万完成了他的画作。年轻的画家停下了动作,轻轻屏住呼吸,端详他完美的作品。
画中央细细描绘出的是个少年,他的金发仿佛正被阳光照耀着而富有光泽,漂亮得像是被天使亲吻过的面庞上洋溢着笑容,而最迷人的是他的眼睛,那对蓝色的眼睛好像一汪湖…不、不,那是一片海,而且是蕴着晶亮星子的海。伊万简直不敢相信这是几管颜料创造出的效果。他怀里抱着一对灰兔,手指轻柔地搭在它们的背脊上,表露出十成的喜爱。这使他看起来更可亲了。总而言之,他散发出一股叫人心醉神迷的生气!
这该是副完美的肖像画,只因画中人是完美的。
这个想法却突然像扑头而下的一盆冰水浇灭了伊万的热情,他从如痴如狂的情绪中冷静下来,面色渐渐沉下,两道眉拧起,他死死盯着那副画,脑子里反反复复只剩下一句话:太完美了,过头了。
伊万的眉皱得很紧,他从不质疑或者轻视自己,但说实在的,他的画技不足以创造出这样的效果,尽管这是他苦熬了一周的成果。他惯常的风格也不会让他画出如此明媚的作品:伊万向来自诩是平民中的画家,对所有受苦的人事都抱着一股几近感同身受的悲悯,而周遭的环境又不可避免地让他一次次接触到这种不幸。他致力于揭露生活的灰暗面,画作也从来以暗色调为主。以至于外界对他的评价从来都是“最有潜力的年轻画家之一,但作品基调压抑,毫无光明与希望。”
这不是我的作品。他这么想着,而且,如果我不能保证我能再次达到这个水平,我也不该让它以“我的作品”的名义存在。短暂的巅峰没有长久益处,就像他之前一样。
伊万似乎说服了自己,他抬起头,打算把想法付诸实现,但是他又对上了那双眼睛。画上的人似乎察觉到了他的想法,却只是茫然不解地注视他。是的,虽然每个动作细节都没有变化,但伊万无端地觉得那双蓝眼睛里流露出了些许好奇,像是森林中的未谙世事的幼兽,警惕而懵懂的目光。
你在发什么疯。他连忙这么训斥自己,为了压下所有不可思议的念头。理智能战胜一切,但伊万犹豫了一会,只是捧起了画板,干脆利落地把它塞到了书架后面。

弗朗西斯将酒杯隔着吧台递给了亚瑟,英国人瞧了瞧杯中散发着甜蜜香味的水果汁液,很是不满又沮丧地瞪了他一眼。伊万看着他们闹腾,轻轻呼了口气,总算有了种回到人世的真实感。
他的东方友人坐了过来,越过不尽责的服务员取了一杯伊万叫不出名字的酒,他的五指细长而白,以一种称得上优雅的姿态握着酒杯,暗红的液体被他摇曳出细碎的光。
这看起来像是画中的场景。伊万想着,他确保自己如果将其描绘出来,又能博得艺术界的满堂彩,但是他这会儿关注的不是这个。伊万想起那副被他放在书架后的画,听起来有点儿好笑,王耀明明就在他面前,他却觉得这人像是从画里出来的。而那位真切的画中人,伊万又认为他真实得像是从现实里走进去的了。
“我们的大画家现在看上去可不大妙。”大概是他出了太久的神,王耀眨了眨眼,停下了动作,很是有些关切的问他。
…!伊万愣了愣才反应过。王耀叹了口气,说他本来就不该采用把自己在屋子里关一个星期这种极端的方式寻找灵感,说他现在看起来像个憔悴的病人。
伊万顺从地点头,心里却并不以为意。王耀在很多方面都足够睿智,但到底饱受煎熬的人不是他。在到达一个高度后踌躇不前,只得在瓶颈处像无头苍蝇一样满心焦虑地乱闯乱撞要命的痛苦和愁闷啊。繁杂的情绪升腾起来,伊万又叹了口气。他觉得肚子有些饿了,走出家门时胡乱塞下的两片面包并不抵饿。
王耀敏锐地发现了他胃部发出的求救,弗朗西斯这时候也停止了嬉闹,总算有时间认真地打量伊万了,单单一眼,他就为友人糟糕的面色惊呼起来。这时候他仿佛又记起他年长的那几岁了,便迅速切入了严厉的兄长角色,伊万连忙制止了他预备的苦口婆心。“如果你爱我,就替我准备一顿晚餐吧。我现在需要的是一点可以填肚子的东西。”
弗朗西斯满肚子的话登时卡了壳,倒也没试图继续,依着去给伊万准备他引以为傲的法兰西美食。伊万很是有种胜利逃脱的骄傲感。
“那么到底怎么了?单单的闭关七天你之前也不是没做过。走火入魔了?”王耀敲了敲桌子又这么问,他犹豫了片刻,用一种不大确定的口气说到,“我觉得我的画…画里的人活过来了。”
“这听起来很神奇。”伊万转头看了看,亚瑟不知道什么时候坐了过来。严格来说他和这位绅士并不熟悉,他对柯克兰最深的印象不过是他糟糕的酒量和酒品,以及弗朗西斯对他的抱怨。“柯克兰小少爷总是躲在他的屋子里捣鼓一些奇奇怪怪的玩意,他管那叫魔法——嘿,我怀疑他那对粗眉毛就是魔法的失败产物。”
“这听起来像是神笔马良,也许你要发大财了伊万。”
伊万不以为意的回了他一句,声称自己有了钱马上就要丢下他们独自飞黄腾达,王耀便谴责起他的见利忘义。闲聊总是消遣、也是浪费时间的最好方法,以至于当伊万最后走出酒馆预备回家时,才想起自己的疑虑还没有解决。
大概是没多大关系。伊万如此安慰着自己,天边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他的注意力很快又转移到天气上了。

评论(3)
热度(30)